注册地址 登录地址 qq

够了,请娱乐圈停止批量生产赵露思

时间:2021-11-04 09:01       来源: 未知
一颦一笑都能让人想起87版红楼梦里,观众对林黛玉的惊鸿一瞥。
 
当山海观雾着一袭红衣,伴一支红梅,我才知道什么叫「梦中情人」。
 
她巧笑顾盼可人,轻纱曼舞娇俏,宛如吾家有女初长成。
 
要说熟悉的面孔,自然不能忘了古风美女北川绾绾。这次她素衣轻禅,仙气飘飘,怪不得粉丝说:
 
九井宴一出场就像个会蛊惑人心的小妖精,迷倒千古风流人物。
 
看过国风大赏的造型后,很多粉丝都感慨,明明好看的古装造型那么多,荧幕上的古装美人,却越来越少?
 
今天,D姐就和姐妹们叨叨,古装剧美人到底是怎么被毁的。
 
统一的长发齐刘海儿,楚楚动人的可怜装扮,批发的仙气儿长摆拖地裙。
 
当关晓彤从《凤囚凰》的银幕中走出来时,不免让人思考:
 
当唐嫣在《锦绣未央》中,头顶着推拿师傅的针灸包,眼戴着假睫毛和14mm黑棕色美瞳时。
 
如今的古装剧,审美粗糙,质感低劣,怎么看都是5毛钱影楼风。
 
一个灵动,一个古典,两个人掀起红盖头的时候不知道迷住了多少人。
 
粉红的服饰配上花样容颜,嫁进齐府的李玉湖正应了那句:
 
相对于李玉湖头上的流苏,杜冰雁发饰规整,回眸间眼波流转,一看就是不曾踏出闺门的大家闺秀。
 
造型不止造型,妆容、色彩、扮相,都各有角色的态度,述说角色的故事。
 
再看《新版红楼》和新版《上错花轿嫁对郎》(改名为《花好月又圆》)。
 
关于古装剧女主,除了妆造问题外,还有一个非常异常的现象:
 
近两年很火的古装剧《国子监来了个女弟子》《传闻中的陈芊芊》最常见的是地方话+抓马剧情。
 
发扬古装剧是要取其精华去其糟粕,不能发扬糟粕去除精华。
 
为了快速获取热度和流量,编剧和导演不打磨剧本和镜头语言,演员不深入角色和时代背景。
 
只会让古装剧变得像一个空壳,壳子里是假古装,壳子外是真糊弄。
 
从服饰到礼仪,从台词到表演,精细得像一幅手工刺绣。
 
而是古装剧变成了现代流量的产物,没了讲究与立意,只有娱乐至死。
 
D姐认为,每个人都是社会的再造物。不论审美、癖好、价值观。
 
可如今的古偶剧,我却再看不到一个“人”,在七情六欲、跌跌堕堕、人性崎岖中挣扎的,生动的凡人。
 
剧中,女主总是带着光环,是虽有磨难但万事顺遂的“幸运儿”。
 
不管是掉下马还是摔下城楼,都有男主飞檐走壁搂腰相救。
 
她们不会做坏事,眼神纯真,气质上是无欲望,堪称菩萨下凡,道德高地第一人。
 
但事实上,古装剧女主最美的,不是皮囊,而是心性。甚至,承担起控诉和质疑时代议题的使命。
 
《金枝欲孽》对女性人物群像的刻画细腻婉转,完全没有玛丽苏的光环。
 
玉莹是湖广总督的庶女,从小看人眼色,进宫最大的目的是争一个身份给自己和母亲一个光明的未来。
 
她坏,但坏得绝望,眼神生猛,势在深宫中杀出一条血路。
 
冷酷是她伪装的面具,毕竟她只是一枚棋子。初期为了活下去,她算计别人,步步为营。
 
她坏,但坏得挣扎,仿若一盏安静的捕蚊灯,等待猎物,却也以命共命。
 
但怜爱,终究不是爱。深夜里,她依旧是一个一边流泪一边摇晃拨浪鼓的可怜母亲。
 
她坏,但坏得可叹。那是从低处往上走才有的一张脸,洞悉人情、老道残酷,同时饱含母性,不完美地真实着。
 
《金枝欲孽》中没有绝对的女主,只有一群女性的命运无常。如安茜的谨小慎微,八面玲珑。
 
那一刻,所有对女性的共鸣与心碎,让她们到达了美的顶点,重述观众的审美感受。
 
至此,想必你也终于明白,为什么如今的古装美人消失了?
 
也难怪她们消失了,再没有「不爱宫墙柳,只被前缘误。花开花落自有时,总赖东君主」的决绝和悲凉。
娱乐八卦
频道推荐